注冊登錄

安信地板董事長盧偉光訪談:“這就是人生”


來源:中國房地產報


\

盧偉光的事業和人生感悟

時值安信事件進入收尾階段,這家輿論漩渦中的企業周遭的陰霾逐漸散去。盧偉光透著無奈,他想說的太多,但他必須找到可以信賴的能保持客觀的媒體。

打擊來得太突然,這一個月的風雨歷程,讓盧偉光“有墜入地獄的感覺”。而事實上,從事件發生到發酵到歸于沉寂的這樣一個拋物線,伴隨的恰是盧偉光的一廂無奈與惆悵,他說:“這就是人生。”

最新進展

“我一下子有墜入地獄的感覺,懵了。”

記者:到目前為止,這一事件的最新進展是什么?

盧偉光:我認為這件事情已經進入尾聲。昨天(3月15日)上海市質量監督局副局長沈偉民在電視上對安信地板的評論為“通過檢查,未發現甲醛超標”,節目主持人也說“使用安信地板的消費者大可以放心”。

而且,我們在中央電視臺的“3·15晚會”前做了廣告,你看到了嗎?這也說明相關部門是認可我們的。

記者:當時媒體報道鋪天蓋地,你當時是一個什么樣的狀態?

盧偉光:我一下子有墜入地獄的感覺,懵了。

從2月16日到今天(3月16日)為止,我們開通了24小時電話,公司抽調了20多人24小時值班,不斷回答客戶的各種疑問。同時,有來自各個方面的調查,包括質監局、海關、進出口檢驗局以及其他政府相關部門、消費者協會以及開發商等,每天都要寫各種檢測報告。而且,每家合作的開發商都會問我,現在情況怎么樣了,我知道他們每天也不斷經受著業主的質疑。

記者:這一事件是由一位爆料人的文章引起的,你對這事怎么看?

盧偉光:那個爆料人的信雖然斷章取義,但邏輯性還挺強,感覺這是一個預謀已久的爆料。實際上,這個爆料人在今年1月份就搞了很多次預謀動作。

我們不能去妄加評論這個人是什么人,因為我們目前沒有最終的證據,即使有,也得交由相關單位處理。
[page]

損失慘重

“本來我們預計2月份的銷售額能達9000萬元,但結果收進來的錢還不到1000萬元。所有的開發商都停止付錢,生產能力停了50%,建材市場也暫停付款。”

記者:這個事件給安信造成了多大的影響和損失?

盧偉光:2月份是建材銷售旺季,本來我們預計2月份的銷售額能達9000萬元,但結果收進來的錢還不到1000萬元。不只是萬科,所有我們合作的開發商的工地都停止了供貨、安裝,我的工人都放假了。要知道,我們一個月的日常開支得1000萬元。

我們的現金流也遇到了困難,所有的開發商都停止付錢,這筆錢本來應該是2月份付的。他們要保護自己的利益,在這件事情還沒有最終結論的時候如果把錢都給我們,他們未來怎么賠償?這筆應收款大概有1.2億元。

另外,我們的生產能力停了50%,要都做出來還不知道誰會要。有些房產商的合同已經暫停了,我們的產品都是給各個開發商定制的,不能轉化為普通市場需要的產品。

還有,建材市場把應該給我們的錢也給扣了,他們暫停付款。這塊應該有幾百萬元。有些建材市場把我們的產品給下架了。

記者:目前有多少庫存?你如何解決當前的資金壓力問題?

盧偉光:庫存大概有100多萬平方米吧,折合成銷售額差不多有1.5億元。

至于資金方面,應該說最困難的一個月已經過去了。我們之所以還能堅持,是因為我們現金流比較好,負債率一直控制在35%左右。因為這兩年房地產調控,我們之前就把財務弄得比較健康。除了開發商有應收款,零售市場和經銷商那里是沒有應收款的,所有都是錢到再發貨。

記者:這件事你預判會產生怎樣的后續效應和影響?

盧偉光:從目前的情況看,我們的銷售額已經開始恢復,我預計這個月(3月份)能有5000萬元的收入,因為已經有開發商重新履行合同,萬科[簡介最新動態]已經有5個樓盤重新使用我們的產品。

昨天我們接到了一個新合同,是北京的一家開發商,我很敬佩他,也很感謝他,在我最危難的時候,這個開發商給了我一個新的合同。他不是不知道這件事情。

記者:你覺得安信事件還會帶來哪些無形的損失?

盧偉光:事情發生的第一個星期,無形的損失比較大,因為很多房產商可能不會繼續用安信的產品了。

這個事件的過程中,我丟了三份合同。這三家開發商跟我們協商,是不是在這個敏感的時刻取消合同。我也理解,我們不會去追究合同上的違約責任。

還有部分開發商,他們希望等一段時間以后再洽談,看看這個事件會怎樣發展,檢測的結果到底怎樣,到底有沒有質量問題甚至誠信問題。

記者:你的海外市場業務受到影響了嗎?

盧偉光:外銷業務沒什么影響,錢還是照樣能收進來。不過,有很多外銷機構來詢問情況,比如我們美國市場的經銷商,他們也關心出口美國的產品會不會有問題。但其實內銷、外銷的產品是不一樣的,外銷的產品都有CARB認證。
[page]

上市之惑

“我們前兩年的銷售額上升了40%,今年本來應該能上升25%,但因為這個事情和房地產調控,因此很難判斷今年能完成多少。”

記者:2006年,凱雷注資2750萬美元,2008年安信原本打算上市,后來因為全球金融危機而暫停,最近有這方面的計劃嗎?

盧偉光:目前沒有,香港市場現在十分低迷,特別是制造業,融資能力以及股票的流通性都很差,現在的市盈率也很低。當然,如果在資本市場有調整,企業有一個很好的成績單的時候,我們會走向資本市場,這是我們未來努力的方向。

記者:想詢問一下目前安信的股權結構?

盧偉光:我們有3家投資者(凱雷、磐石基金、Strong Media基金),加上我們自己一共4個股東。我們擁有絕對控股權。

記者:近幾年安信的業績如何?今年有怎樣的目標和規劃?

盧偉光:我們前兩年的銷售額上升了40%,今年本來應該能上升25%,也就是達到11億元的銷售額,但因為這個事情和房地產調控,因此很難判斷今年能完成多少。至少因為這個事,我2月份的銷售額少了8000萬元,未來我們能否補回來還要看市場情況。

記者:這些基礎投資人最終的目的都是為了退出,如果這件事情對你今年的業績產生影響,那么你又無法完成連續三年的業績上升,也就無從談起上市,來自基礎投資者的壓力大嗎?

盧偉光:這些投資者都是世界知名的投資者,他們的投資不是短期行為。另外,幾千萬美元的投資對他們來說是很小的,他們都是管理著幾百億美元的公司。

記者:據說你在2008年打算上市之前推出過股權激勵,但目前遲遲未上市,這是否會打擊企業骨干人員的積極性?

盧偉光:當時我們確實在搞股權激勵,但目前我們沒有上市的具體行動。但經過這個事情,我們的團隊更加團結,因為大家意識到,這個企業的命運與每個人的命運都息息相關。安信的名聲好,他們走出去也會被別人看得起。這20多天里,有多少人病倒了,有多少人沒有回家。
[page]

策略之變

“我們要從1.0版本過渡到2.0版本,然后再到3.0版本。我相信一年之后,你會見到一個脫胎換骨的安信。”

記者:為了當前的銷售量和現金流,你是否會調整企業的發展策略?

盧偉光:我們下一步的經營策略就是提升產品品質,將產品檔次提高。我們不只是要只達到國家標準,還要遠遠超越國家標準,引進世界上最高級的標準來要求自己。當然,我們的成本也會提升,但產品的性價比會是最高的。

記者:你的意思是安信以后會主要做中高端產品?

盧偉光:更加中高端。

我相信中國前20名的開發商不會再忽視地板的問題了,這個事件已經在他們的心中留下了深深的烙印,他們會明白連地板這件事也會出大問題。我相信開發商今后在選擇建筑材料時會更加謹慎,更加嚴格,因為他們經不起這種風險的承擔。所以他們會花更多的精力和金錢在上面。

所以我相信,這個事件改變了這個行業的走向,我就是針對這種走向的判斷選擇向中高端轉型,這對我們是個機遇。肯定是正確的,我有這個自信。

記者:產品終端的改變會連帶到你的管理體系和生產流程成本,這種改變容易嗎?

盧偉光:安信已經有18年的歷史,我們已經有了一定的基礎,我們只不過是在這個基礎上來改變,來更加嚴格要求自己。我們要從1.0版本過渡到2.0版本,然后再到3.0版本。但不是一天能做到的,我們要分步走,有序走。

我相信一年之后,你會見到一個脫胎換骨的安信。

記者:如何調整?

盧偉光:在原材料的控制、產供銷的協調,生產環節標準化的制定及監控上進行升級調整,要使我們的流程化、制度化更完整,要讓企業電腦化、信息化,更加透明。

同時,我們不僅要對自己嚴格要求,也要嚴格要求我們的供應商,他們的生產過程我們要監督,而且標準要更加嚴厲。開發商要求我90分,我要求供應商要95分。我要提高我的安全系數,我現在經不起再折騰,再有質疑企業就沒機會翻身了。

我們要申請國家級試驗室,要成為集團的一級部門,我要請一些更加高級的工程師,同時接受第三方權威機構的監督檢驗。我們實驗室要擴大,儀器設備要更加先進,更加快速。

同時,產品在送達施工現場以前,我們的業務監督部門也要去認證我們的產品。我們的ISO認證原來是14000的,現在要升級到26000。

記者:你對做企業的理念是不是發生了一些改變?

盧偉光:這個事件讓我找到了做企業的理念,或者說發現了一個更正確的、更好的戰略定位。我覺得人與世界一樣永無止境,活到老,學到老,不斷追求。
[page]

人生感悟

“你做得好的時候,別人評論都是好的,但當你做得不好的時候,評論就都是不好的,人就是這樣,勝者為王,敗者為寇。沒關系,我都接受,這就是人生。”

記者:你獲得過無數的獎項,做過很多的公益,也說過“聲譽是衡量企業成功的重要指標”,但恰恰在質量安全和信用方面出現了一些問題,你認為你成功嗎?

盧偉光:我從公務員到做企業,給這個企業取了“安信”兩個字,這一點我是成功的,但是也有很多遺憾的地方,我沒有做到百分之百。

你做得好的時候,別人評論都是好的,但當你做得不好的時候,評論就都是不好的,人就是這樣,勝者為王,敗者為寇。沒關系,我都接受,這就是人生,人沒有常勝將軍,否則那不是人。不管各種評論也好,各種責罵也好,我都接受。

記者:這個事件讓你有怎樣的感悟?

盧偉光:現在是一個誠信缺失的年代,所以才會產生這種恐慌。安信付出了這個時代的代價,不管認不認,我們都會去承受,這是我們的態度。

從創立企業到現在,“信用”是我一直堅持的價值觀。我不會為了多賺一點錢去冒這個風險。我愿意去承擔,去賠償,即便破產。人一輩子不會永遠不犯錯誤,犯錯誤了,我就會去承擔,什么樣的責任都會去承擔。

這是一件好事,不是壞事,這可以讓我更加謹慎,更加如履薄冰。

記者:你是否會有一個自我總結,這個總結是否不僅僅是如何做企業,也包括更深層次的思考?

盧偉光:在中國做企業不容易,如履薄冰,太多無法控制的因素,這些無法控制的因素可能一夜之間就會讓一個企業倒閉。所以說,這是商人悲哀的地方。做商人就會有這種悲哀,也會有這種風險。

這件事刻骨銘心,人生很難經過這一次,我們經不起第二次。

 

為您推薦

熱點排行

圖文推薦

澳客网数据采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