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冊登錄

監管缺位暴露:廠家掌控送檢頻次樣品


來源:《財經》雜志

“毒地板”游離監管

第三方監管的缺位,造成了地板生產廠一方面是生產者,另一方面又是質量的主要監督者的局面。這種商家既是參與者亦是裁判的行業現狀,使“甲醛”事實上游離于監管之外。

在萬科企業股份有限公司(000002.SZ,下稱萬科)3月13日舉行的2011年度財報發布會上,總裁郁亮表示,希望政府能夠出臺裝修房統一標準,便于業內執行,在國家標準出臺之前,萬科會先制定自己的標準。

郁亮此說,源于萬科“毒地板”風波。2月16日,一位自稱為國內某建材專業雜志副主編、名為李曉燕的網友在網易論壇發帖稱,萬科近年來在十多個城市的上萬套全裝修房項目中,大量使用了甲醛嚴重超標、劣質的安信品牌地板。安信地板(微博)由安信偉光(上海)木材有限公司和蘇州安信偉光木材有限公司兩家企業(下稱安信)出品。

為了回應輿論質疑,安信啟動了全國多個省市,共197份樣品的抽樣調查。3月1日,廣東省建材產品質量檢驗中心出具的檢驗報告顯示,佛山新城灣畔7號樓所送檢的安信實木復合地板甲醛超標,甲醛釋放量為1.9毫克/升,而國家標準限量為1.5毫克/升。

甲醛作為一種無色的刺激性氣體,被世界衛生組織(WHO)確定為致癌和致畸物質,會對人體呼吸系統產生刺激,影響肺、肝及免疫系統功能。

萬科與安信致歉,并表示共同承擔責任,為小區居民提供三種善后選擇方案:更換同品牌地板;更換不同品牌地板;不更換地板但每平方米賠償200元。

3月19日,安信合約管理部總經理胡婭對《財經》記者表示,部分地產商們一度暫停采購該企業產品,但目前已陸續恢復進貨,其中包括萬科。

歷時一個月后,“毒地板”風波實際已漸離公眾視線,然而安信供給萬科佛山項目的產品,甲醛釋放量為何超標,安信出廠自檢數據,為何與國家機構檢測數據差異較大,目前仍無結論。

在擁有3000多家企業的木地板行業,大型企業質量控制遠勝小型企業,早成共識。大企業安信的地板發生超標事件,一些“貼牌”甚至“無牌”地板的質量又如何?

中國林產工業協會膠黏劑與表面加工專業委員會一位專家向《財經》記者表示,標準空白、監管不到位是地板業魚龍混雜的根本原因。

目前,木質地板的質量管控幾乎完全由企業承擔,地板成品的檢驗檢測,亦屬企業行為,對不合格板材的查處和責成均不力,最終將消費者推入甲醛超標的高風險之下。

“毒地板”何來

此次披露的安信“毒地板”,是柚木實木復合地板(生產批號:19350006)。這種地板主要由表層和基材粘合而成,其表層用材為柚木,而占地板體積九成左右的基材,為售價較低的柳桉木、楊木等。實木復合地板的基材有兩種:一種是由整塊木料切割而成,另一種則由多層木料通過膠黏劑粘貼后壓制成型。安信地板為后者。

對于安信地板甲醛超標原因,3月2日安信董事長盧偉光在新聞發布會上分析,“佛山小區的地板采用的是雙貼工藝,而公司的傳統一直是單貼工藝。工人在加溫和壓力上還沒有調整到位,在不合適的溫度下,使得甲醛超標。”

安信所指的“工藝”是實木復合地板必不可少的熱壓工藝,該工藝的目的在于通過加溫加壓,令板材間的膠黏劑固化,使地板膠粘成型。

國家人造板與木竹制品質量監督檢驗中心(下稱國家質檢中心)的一位工作人員對《財經》記者分析,熱壓工藝確是影響木地板甲醛含量的因素之一。但實木復合地板甲醛超標,主要影響因素是膠黏劑。

“在膠固化的過程中,(熱壓工藝)如果溫度高一點,時間長一些,復合板內的游離甲醛出來的就多,殘留的就少;如果溫度低,壓合的時間又短,板內殘留的甲醛就會多一些,后期使用過程中散發的相應也增多。” 一位化學研究員向《財經》記者介紹,“通過工藝有助于復合地板內甲醛含量的控制,如延長熱壓時間等。但這種方法會降低生產效率。”

甲醛的含量亦與用膠量成正比。安信所稱的“雙貼”工藝,即除面板、基材之外,多加了一層1.2毫米厚的背板。

如果膠黏劑本身甲醛含量低,即使熱壓工藝不到位,也不會導致超標,“因為膠生產完成后,所含有的游離甲醛是一定的。”上述化學研究員說,因此,問題應該出在該地板使用的膠黏劑甲醛含量上。[page]

減醛成本賬

除一些特殊木材外,木制品本身并不含甲醛。木地板或木制家具,之所以會釋放甲醛,主要就是其使用的含甲醛膠黏劑所致。

木材的分子結構決定了兩塊木板的拼接必須通過膠粘完成。目前,國內用于木制品生產的膠黏劑,主要是“三醛膠”,即脲醛膠、酚醛膠、三聚氰胺-甲醛膠,其中使用最為廣泛的是脲醛膠。這種膠的制作方法最簡單,在甲醛溶液中加入尿素,二者反應所得的聚合物,即為脲醛膠。

木地板制造商張雨(化名)透露,因為脲醛膠制作簡單,早期很多企業都是自行制作,工廠散發的味道非常刺鼻,而板材熱壓工藝又加速了膠中甲醛的釋放。

雖然市場上有“無醛”的生物類有機膠和石化制品MDI膠,也有經改良的低醛膠黏劑,但據國家林業局工業規劃設計院副總工程師喻樂飛在2010年召開的“中國板式家具可持續發展尖峰論壇”上透露,國內個人造板行業的用膠量,三醛膠占到了80%-90%。

背后原因是生物類有機膠黏劑的技術瓶頸明顯。代理生物膠黏劑的何宸林坦言,“無醛膠15分鐘內就固化了,而且不能再粘化粘接,只能用于小批量生產,涂三五張就去壓,生產效率太低。”

另外,有機膠的價格也遠高于三醛膠。后者售價多在2000元-3000元/噸,前者則要達到9000元-12000元/噸。“一些大企業會用比較好的膠,小企業靠價格在市場上競爭,有些產品質量很差。”張雨介紹。

正是因為上述限制,盡管各類實驗室無醛膠研究成果層出不窮,卻始終未能被推廣。

木制品根據甲醛釋放量分為E2、E1、E0三個等級,具體釋放量分別為5毫克/升、1.5毫克/升、0.5毫克/升。其中E0級甲醛釋放量與啤酒相似,E1級可直接用于室內,E2級則必須經過處理才能用于室內。很多化工廠提供的號稱甲醛釋放量較小的E1級甚至E0級的改良低醛膠,用于生產木制品后,常常達不到E1級,其關鍵在于膠水的用量和人造地板使用的基材質量。

何宸林認為,市場銷售的改良低醛膠,很多時候是犧牲了膠水的強度來達到減醛目的,“膠水的強度差了,要涂的自然就多了”。

其中的矛盾是,“要有強度,就要部分放棄甲醛釋放量;要降低甲醛釋放量,就得部分放棄強度。”木地板制造商張雨指出,木地板生產過程中,使用膠黏劑的質量和數量,實際上就是在這二者之間進行選擇。

除了基材的甲醛釋放量,地板生產企業還要保證其防水性等指標亦在檢測范圍內。如果生產基材所用的材料木質較為疏松,則會吸收更多膠水;經過水泡出現質量下降等情況,大量加入膠水就可彌補這些缺陷。這在行業里是“公開的秘密”。

而在基材方面,“盡管室內用木地板甲醛釋放量必須達到E1級,但E2級的基材卻同樣也可以合法售賣,所以小廠也能拿來做(地板)。”張雨說。

國家林業局林產工業規劃設計院高級工程師張忠濤向《財經》記者進一步介紹,目前,國內對地板生產用膠可供遵循的僅有三醛膠的行業標準,但是,該標準僅對原料膠起到規范。在地板生產廠家生產之前,還需經過勾兌,勾兌過程亦會對膠的甲醛含量起到很大影響。

可見,木地板甲醛含量控制是一個系統工程,從膠黏劑的勾兌到熱壓工藝,再到板材的后處理,均會影響到甲醛釋放量。《財經》記者調查發現,從膠黏劑的選用到工藝的實施,目前國內既無標準,也無規范,質量管控完全由企業承擔。

監管難脫責

對于木地板甲醛釋放量有強制規范的是《室內裝飾裝修材料——人造板及其制品中甲醛釋放限量》(GB18580-2001)(下稱板材甲醛標準)。對于如木地板這類直接用于室內的板材,國標規定,用干燥器法測得的甲醛含量必須小于等于1.5毫克/升。

“毒地板”事件曝光初期,安信公司副總裁回曉煒曾表示,佛山使用的地板出廠時做過檢測,甲醛含量僅為0.338毫克/升,遠低于國標。

但是,其后廣東省建材產品質量檢驗中心出具的檢測報告顯示,甲醛含量1.9毫克/升,是此前回曉煒所稱“出廠檢測”的近6倍。

面對前后檢測差別過大的情況,安信公司董事長盧偉光解釋為,“雖是同一批貨,但是不同時間內制造出來的,調機器的時候前后有變化,而且甲醛有很大的不穩定性,從而導致了目前的結果。”

但前述國家質檢中心工作人員表示,檢測前后結果相差極大,且后者比前者多的情況不大可能出現。因為甲醛的排放曲線是緩慢下降的,理應隨著時間的推移排放越來越少。除非遇到非常熱的極端的天氣,使甲醛釋放加快。

安信也曾在2月17日的新聞發布會上表示,安信在生產時,會先生產小樣,對小樣進行檢測,小樣達標后再行批量生產。

據《財經》記者了解,在地板行業,無論是送檢的頻次還是送檢的樣品均由廠家自行掌控。由此也導致檢測報告與產品質量脫節的情況較為普遍。對此,國家質檢中心也概莫能助。

而據《產品質量法》規定,縣級以上地方產品監督部門在本行政區域內可以組織監督抽查。只是“抽取樣品的數量不得超過檢驗的合理需要,并不得向被檢查人收取檢驗費用”。

由此可見,有抽檢監督權的是縣級以上質量監督管理局,并可以委托質檢中心做檢測。

但前述國家質檢中心工作人員表示,一般而言是由廠家提出“委托抽檢”,質檢中心才會派人入廠取樣、檢測,“要是沒有什么監督任務,我們去監督人家還不干呢。”

法律規定與執行之間的差異,導致盡管國家對木制品的甲醛釋放量有所規定,卻疏于監督。而《產品質量法》規定的質監部門擁有的責令整改、停業整頓、甚至吊銷營業執照的權力又很少行使。

監管者的缺位,最終造成了地板生產廠一方面是產品的生產者,另一方面又是質量的主要監督者的局面。

據《財經》記者了解,一般來說,如果地板廠將產品送檢,多半是源于客戶要求廠家提供檢測報告,“如果客戶不要求,我們不會單獨對某個批次的產品進行檢測。”一位地板銷售者表示。

有時采購商也會做檢測。作為板材大量采購者萬科即表示,每接收一批貨都會對其進行檢測。而佛山這批“毒地板”恰恰未經過抽檢。

至于此前安信公布的(佛山地板)甲醛含量0.338毫克/升的達標檢測,安信合約管理部總經理胡婭稱是企業自己檢測的,“但也有第三方檢驗,且是合格的”。

然而,截至記者發稿,安信未能提供地板出廠時具體的第三方檢測機構名稱和相關報告。且表示,佛山問題地板如果送回來,“我們會對佛山項目的地板做檢測,(此檢測)屬于我們的內部管理的需要,所以關于檢測的結果不再對外公布。”并告知,“3月15日,上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、上海質量技術監督局、上海市消費者權益保護委員會聯合舉辦的《3·15特別關注》節目中,上海質量技術監督局副局長、上海質檢12365質量熱線副主任明確表示安信地板產品甲醛合格,請消費者放心使用。”

既然各管理部門以及消費者保護權益組織,已為安信產品的安全可靠背書,其作為有力佐證且與公眾生命安全息息相關的檢測報告,為何被認定為用于內部管理需要,不能公開呢?

本刊實習記者傅明、實習生張欣對此文亦有貢獻

【作者:《財經》記者 凌馨 許競 】

為您推薦

熱點排行

圖文推薦

澳客网数据采集